位置: 主页 > 大东方线上娱乐 > 正文 [ ]

10岁学生对警察存误会 眼镜被找回叹“警察很暖

作者:the weeknd 来源:未知 关注: 时间:2017-10-23 11:31

尽管10岁的谢雨霖从没跟警察打过交道,但他对这两个字却有些“反感”,因为“我犯错时,妈妈总会说要打110把我关进派出所”。然而,当他第一次走进派出所,警察叔叔却用真切的行动改变了妈妈对他的“误导”。

今年9月底,妈妈带小雨霖回达州老家办身份证。在老家的派出所拍照时,妈妈发现小雨霖价值800多元的视力矫正眼镜不见了,因为小雨霖之前就有丢三落四的习惯,妈妈忍不住吼了他几句。值班民警了解事情后,打了20多个电话,联系车站与司机,最终帮他找回了眼镜。

时隔20天,小雨霖把这件事写成作文,在文中写道“一本正经的警察是那么可爱”。

特殊的“来信”

小学生作文,原来警察叔叔很可爱

10月20日晚,达州市达川区石梯派出所民警张国收到一封特殊的“来信”,随后,“来信”被发布在达州市公安局的微信公众号“达州公安”上。文中有一段短小文字,另外附加作文内容图片两张,作文中还有红笔修改的痕迹。

作文名为《我和警察叔叔的故事》,文中提到9月30日,作者小雨霖和妈妈到石梯派出所照身份证照片,看见一位“稍微有些胖,穿着制服的警察,他神情严肃,一本正经”。民警给小雨霖照相时,妈妈发现小雨霖新配的矫正视力眼镜不见了,小雨霖这才想到眼镜丢在途中乘坐的客车上。

母亲多次追问小雨霖时,这位“一本正经”的警察叔叔张国“解救”了小雨霖。了解详细情况后,张国和达州西外客运站多次联系,最后找回了眼镜。因妈妈时常告诉自己,警察叔叔很凶,做错事,要被警察叔叔抓,小雨霖印象中一直对警察感到害怕。通过这件事,小雨霖发现事实上,“眼前这位一本正经的警察叔叔是那么的可爱”。

10月22日,成都商报记者联系上达川区石梯派出所民警张国。他介绍,9月30日确有帮小孩找到眼镜的事,第二天小孩的大姨帮其带走。10月20日晚8点过,小孩的妈妈通过微信发来小孩写的作文,自己阅读后发现,写的正是那天自己为他找眼镜的事。“本来是小事,也很普遍,没有想到被小孩写上了作文”。

小雨霖的妈妈符陵说,作文是国庆后学校布置的题目,刚好小雨霖遇到这件事,于是写了自己的亲身经历。

警察“身教”

班车上掉了眼镜,叔叔辗转帮他找到

据民警张国回忆,9月30日下午1点过,小雨霖来到派出所拍照。妈妈发现儿子眼镜不在,追问眼镜去哪了,“小孩回答不上来”。张国说:“当时我看到小孩的脸色很难看,就给他妈妈说别担心,我们帮忙找”。

这对母子的回忆,眼镜掉在达州市回石梯的客车上。他们于当天上午11点多在达州市西客站乘坐前往石桥镇的车,中午1点多在中途的石梯镇下车,到达石梯派出所。“因为是流水班车,我们也没有记下车牌号,根本不知道找谁,”符陵说。

张国说,自己刚好有一位名叫段毅的同学在达州市西客站工作。他一边和段毅联系,寻找司机名单;另一边和达川区石桥车站的工作人员联系,希望寻找母子乘坐的车辆。“说实话,当时没把握能找到眼镜,只能说尽力帮着找。”

达州市西客站工作人员段毅向成都商报记者介绍,达州市往达川区石桥方向有23趟客车都经过石梯镇。通过当天的客运车辆出站记录查询到,在11点30分左右,有5趟车客运车辆出站前往石桥车站。

张国说,自己再找人根据中途的客运车辆检查站的时间数据排查,猜测小雨霖和妈妈乘坐车的车辆可能是川S61583,司机为李明。随后,他找到同学段毅,对方联系上司机李明。当时李明正在往返达州市城区的途中,他在合适的位置停车后,发现小雨霖的眼镜就在车上。随后,他找人把眼镜带回石梯派出所。张国说:“当天来来回回打了20多个电话,前后可能花了一个多小时。”

当天在派出所内,符陵也在找熟人帮忙联系找司机,后来听到张国说“眼镜找到了”,母子的情绪也缓和了很多。当天下午4点过,两人离开派出所。第二天,小雨霖的大姨来派出所把眼镜带了回去。

10岁调皮蛋,常被吓唬“打110”

妈妈的“言传”

事实上,小雨霖对警察叔叔深深的“误会”,源于妈妈的“言传”。原因是每次小雨霖调皮,妈妈就说“打110,把你抓到派出所去”。

9月30日,小雨霖在路边捡到一个印章,在石梯派出所的桌子上玩起了印泥。这一幕,被张国亲眼看到,他也觉得小雨霖“确实调皮!”

小雨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有时候自己都感觉自己比较调皮。“每天回家作业多,妈妈让做作业,不让我玩儿。”

因为不听话,妈妈没有少打小雨霖。小雨霖也证实,很多时候妈妈管不住自己,就会说“打110,让警察抓到派出所去关几天。”

符陵说,小雨霖在学校很听老师话,学习还不错,“就是费(调皮)”,现在他学习压力大,有时候我们作为家长也不想他输在起跑线上。

“他放学回家,我就会安排他做作业,小孩有时管不住自己,贪玩儿。”符陵说,每次“费”,自己都忍不住会说“打110”或者“监狱关几天”。“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总感觉他不听话,把他归到‘坏蛋’,让警察来管管”。

时间长了,符陵发现小雨霖对警察的印象不好,“这次回达州去照身份证照片,他都说能不能不去派出所”。

声音

我的方式 有待改变

孩子妈妈:

这次小雨霖的作文,也让符陵认识到自己的教育方式有待改变。

9月30日,儿子向自己表示不想到派出所去时,符陵才发现,这和自己平时的教育有很大关系。

符陵介绍,“我们更应该给他讲,警察在面对坏人时是严肃的;警察在面对好人时是保护我们的。”

孩子恐惧警察 真正有困难时 可能不敢求助

专家意见:

针对此事,四川省社科院胡光伟教授认为,符陵的教育方式不合适,不能用警察来恐吓孩子,容易让孩子对警察产生恐惧感。胡光伟说,“孩子是家长的一面镜子”。孩子的表现和家里的家长有一定关系,家长通过恐吓的方式教育子女,可能是家长在成长的过程中也接受过被恐吓的教育方式,而这种教育方式不利于小孩成长。

胡光伟介绍,家长是家庭教育的关键,家长应向孩子传输关于警察的正面知识,在遇到困难时,应该懂得如何向警察求助,才是正确的教育方式。如果孩子对警察产生恐惧感,真正遇到困难时,孩子有可能不敢向警察求助。因此,要改变教育方式,首先家长要改变自己的认识,才能教育好孩子。成都商报记者 张杨 受访者供图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