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大东方娱乐场 > 正文 [ ]

鑫飞鸿董事长曝星晨急便内幕:陈平不负责任

作者:吴博士 来源:未知 关注: 时间:2017-11-27 10:27

“陈平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现在所有的人都在找我讨债。”3月14日上午,在星晨急便董事长陈平频频约见媒体记者,并公开表示星晨急便与鑫飞鸿一直没有实现真正合并,将一部分债务推给后者后,鑫飞鸿董事长邓飞浪也选择以接受本报记者专访的形式首次露面予以回击。他表示,陈平应该对所有网点员工、加盟商等负责,积极设法帮助他们渡过难关。

按照邓飞浪的说法,2011年10月,根据鑫飞鸿与星晨急便签署的协议,鑫飞鸿已被星晨急便收购,鑫飞鸿所有的财产和债务归属星晨急便所有。但是,陈平将电脑等固定资产无故搬走,整个运营平台坍塌。鑫飞鸿的老员工为了生活,自发出来凑钱200万,临时起名“飞鸿”,欲继续运营下去。

与此同时,3月13日下午,星晨急便在北京召开董事会。陈平短信本报记者称,董事会主要讨论清理债权债务,确定省内B2C落地配业务和代理代收店建设,在经历震荡之后准备卷土重来。

合并内幕

“星晨急便倒闭主要源于资金链断裂。”邓飞浪也表达了同陈平此前一样的观点。

邓飞浪介绍,星晨急便与鑫飞鸿合作,主要看重双方各自的优势。同时,他也比较赞同陈平能力以及他创立的电子商务快递业务的商业模式。星晨急便做电子商务快递业务,鑫飞鸿做B2B的项目物流,双方同是做派送业务,资源可以有效整合,当时认为利于双方良性发展。

回顾鑫飞鸿10年的发展过程,邓飞浪有些感慨:2002年创办飞鸿快递物流公司时,他一分钱也没有,和创业的兄弟一步步将公司业务做大。“因为建物流公司需要很大的平台,如果平台不够可能陷入亏损或被并购的尴尬。” 邓飞浪称,鑫飞鸿这么多年的发展,每年赚取的钱,全部投入到生产中,建设分拨中心等,不断地将业务地域范围扩大,用原始资金滚动,“实际上,很少留出足够的闲钱来”。

到2006年,鑫飞鸿收购上海奇速快递服务有限公司,邓飞浪迅速将其快递市场推向全国。截至2011年10月前夕,因为鑫飞鸿此前的扩张较快,平台铺得太大,每个月账面亏损额达六七十万元。“当时,鑫飞鸿做得很不错,不存在陈平所言鑫飞鸿亏损3700万,亏损的原因在于不断扩大的投入。”

“陈平是一个有能力、有梦想的人。”邓飞浪承认,鑫飞鸿被星晨急便兼并后,星晨急便派出了财务总监和相关团队统一管理,“到底陈平投了多少钱至鑫飞鸿,其实我也不知道内情”。

邓飞浪认为,并购以后基本上都是由星晨急便运作两个公司,他名为公司副董事长。虽然星晨急便·鑫飞鸿有限责任公司工商注册没有办下来,在工商登记中,至今依旧是两个单独的公司,但“我认可当时签署了协议,不存在陈平借我2200万,整个鑫飞鸿公司都已经归属星晨急便,归属陈平管理”。

在邓飞浪看来,合并以后两家公司的矛盾并不大,因为“两家公司的人都是土包子,不会花言巧语,是干实事的人”,而公司的失败,主要是因为资金出了问题,加盟商的账款迟迟收不回来,而且公司真的缺钱了,资金链断裂了。

回顾与陈平此次合作,邓飞浪表示,走到这么一步,有管理因素,也有资金因素,“没有什么后悔不后悔,做生意有成功,也有失败”。

200万起步

尽管如此,现今的形势让邓飞浪还是选择了回击。

“陈平突然将各中心的办公设备等固定资产搬走,之前又不及时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突然消失是不负责任的。”邓飞浪直言,现在就连上海青浦区政府都追着他为工人要债,“没想到,十年以后,我变成了天底下最穷的人”。

邓飞浪认为,公司合并之后,所有的财务都是陈平掌管,包括与加盟商之间签署的协议,与货运司机签署的协议,星晨急便与鑫飞鸿所有的债务,都应该由星晨急便承担。这也包括上海货运司机上千万的押金等债务。

“飞鸿公司华南确实起步了。” 邓飞浪坦陈, 3月4日陈平发出星晨急便倒闭的消息,就消失了,这导致邓飞浪很多老部下一下子失业了。“鑫飞鸿一些老部下认为,既然陈平消失了,而鑫飞鸿华南的市场耕耘了10年,就自发凑钱200万元,一起创业,立公司名号为‘飞鸿’,将广东所有的网点重新整合起来,先把华南的生意做起来。”

邓飞浪表示,飞鸿只是一个临时性公司,为公司员工解决就业的临时性方案,并没有挖原星晨急便的渠道,也只是对原鑫飞鸿业务的整合,“这是员工为求生计的自发行为”。

“不知道200万还能撑多久,也不知道未来怎么办。”邓飞浪透露,整合鑫飞鸿华东、华南所需的资金至少2000万。原来星晨急便·鑫飞鸿这么大的网络,牵涉数家加盟商和众多货运司机、工人,公司倒闭后,造成大量工人失业,整个系统都受到巨大冲击,现在最应该做的,是想方设法还清债务。

“我现在也需要打工,如果哪个快递物流公司聘请我,我也过去打工。” 邓飞浪感叹道,造化弄人,自己10年创业,到现在沦为失业的人。

鑫飞鸿前途未卜,而为了星晨急便,陈平仍在上海、深圳、北京三地奔走。3月14日下午,陈平就重新启动星晨急便快递业务召开董事会,不过关于启动资金来源,他不愿意透露。

与此同时,本报记者采访星晨急便与鑫飞鸿不少中高层领导发现,部分核心中高层已经跳槽至其他公司,有的则还在等待陈平与邓飞浪理清原有公司关系,期望能重新上班。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