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主页 > 大东方娱乐平台 > 正文 [ ]

三四线的哈罗单车与一二线的永安行低碳,能讲

作者:the weeknd 来源:未知 关注: 时间:2017-10-26 12:44

杨磊在9月下旬的采访中表示:“共享单车的死亡潮正在加剧

三四线的哈罗单车与一二线的永安行低碳,能讲出一个好故事吗?

2017-10-26 11:22:46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薛星星

共享单车首宗合并案终于诞生但对于共占据市场份额约95%的头部玩家ofo及摩拜而言,第二梯队玩家合并所能造成的影响并不大

昨日晚间,永安行官方网站发布声明称,其参股公司江苏永安行低碳科技已与哈罗单车母公司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签署协议,低碳科技受让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未来双方业务将进行合并

今日早间,哈罗单车对外发布声明承认了这一消息哈罗单车CEO杨磊在声明中确认“哈罗单车与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合并”,其本人将出任新公司的CEO

目前双方均未就交易细节及金额作出披露早前,有媒体在报道中称“永安行收购哈罗单车”,哈罗单车公关部人士对此否认,表示双方是合并,不是并购并强调和哈罗单车合并的是永安行低碳科技,而不是永安行

此次合并事件是否会对双方用户产生影响,哈罗单车公关人员表示,合并完成后哈罗单车将成为永安行及蚂蚁金服的战略合作伙伴,哈罗单车也将获得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和充分的资源支持所以用户不会带来任何影响,反而会越来越好

1

一二线的永安行与三四线的哈罗,这手牌要怎么打?

昨日晚间10点16分,永安行发布公告仅3分钟后,哈罗单车创始人兼CEO杨磊发布公司内部信,表示已完成和永安行低碳科技的合并,合并完成后他将担任新公司CEO并全面负责新公司的业务

杨磊在内部信中称,合并完成后新公司的实际业务将由哈罗单车团队负责,并表示“这是哈罗单车创立以来做出的最重要和最有价值的决定”

这是国内共享单车领域诞生的首宗合并案,但截至目前双方均未就合并的更多细节进行披露

相较于共享单车第二梯队的其他玩家,哈罗单车自成立以来一直深耕于三四线城市,选择“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截至目前已进驻全国约100多座城市,哈罗表示其注册用户数量接近4000万

但是显然,相较于一二线城市,三四线城市用户对单车的需求要小得多哈罗单车选择小城市作为切入点更多是出于差异化竞争的考虑

9月下旬,其创始人兼CEO杨磊向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记者坦白,“小城市不好做”,并表示此后将逐步进入一线城市,“一个上海抵得上三五十个小城市”

而根据永安行IPO时发布的招股书显示,永安行的有桩自行车业务多位于三线城市及以下地区,而一二线城市则通过无桩共享单车进行覆盖目前,永安行的共享单车业务已进入成都、昆明、长沙、北京、上海等一二线城市

受制于一二线城市纷纷颁布共享单车禁令,哈罗单车一直无法从三四线城市脱身此次同已在一二线城市有所布局的永安行低碳科技合并,合并后双方成立的新公司在城市布局上要更加合理”他透露已有几家运营不善的单车公司向其询问是否可以被收购今年6月,哈罗单车获得威马汽车投资的数亿元B+轮融资杨磊直言:“不出3个月,该死的都死了”

拿到威马汽车的融资后,哈罗单车试图在单车之外扩展更多的出行场景日前,哈罗单车在东营市推出了定位于3-10公里的电动助力车,并受到了当地政府的欢迎哈罗单车联合创始人李开逐介绍,东营首批投放5000台,并仍在持续投放之中有意思的是,永安行也曾在江西、云南等地试点过共享助力车项目

2

一直不挣钱的永安行共享单车业务

作为国内公共自行车服务商的龙头,自2016年共享单车兴起之后,永安行就一直试图在共享单车领域有所建树

今年4月,永安行通过证监会审核并获得上市发行批文,但不久就因专利诉讼而暂缓上市直到8月,永安行登录A股市场,被业内人士成为“共享单车第一股”

然而实际上,永安行在共享单车业务上获得的营收微乎其微根据永安行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其2016年共享单车业务贡献的营收仅占其总营收的0.05%,永安行低碳科技2016 年度的净利润为-36.10 万元

或许正因如此,今年9月,永安行将旗下负责共享单车业务的永安行低碳科技引入外部投资蚂蚁金服全资子公司上海云鑫、深创投、上海龄稷8名新投资方共出资8.1亿元入股永安行低碳,永安行持股比例由100%降至38.17%,上海云鑫出资4亿元,持股比例为30.53%永安行发布公告表示,之后将失去对永安行低碳的控制权

也就是说,此次与哈罗单车合并的永安行低碳科技并非永安行的主体上市公司合并消息发出后,永安行亦发布公告强调,上市公司业务主要聚焦于有桩公共自行车,低碳科技仅为其参股公司

哈罗单车公关部人士同样强调,“和哈罗合并的是永安行低碳科技,不是永安行,这一点非常重要”

值得注意的是,持有永安行低碳科技30.53%股份的上海云鑫正是蚂蚁金服全资子公司,而蚂蚁金服又是ofo背后的金主

哈罗单车公关部员工今日中午在媒体沟通群中表示,(合并后)永安行、蚂蚁金服、其他投资机构及哈罗单车都将持有新公司的股份

在共享单车竞争日趋白热化的阶段,高额的运营成本成为横亘在共享单车盈利面前的拦路虎,也无怪朱啸虎会发出“唯有合并才会盈利”的感慨

3

危机重重的第二梯队

回顾共享单车第二梯队的玩家,早已危机重重从今年6月开始,共享单车倒闭事件就层出不穷

悟空单车、3Vbike、町町单车这些小玩家被首先淘汰出局,而一度跻身共享单车第三玩家的酷骑单车更是由于资金链断裂而陷入押金难退的窘境,大量用户围堵在酷骑位于北京通州万达的总部楼下,要求退还押金此后,酷骑单车前CEO高唯伟又对媒体表示,酷骑单车已被四川某集团以10亿价格收购,但之后亦再无下文

此前曾在一二线城市大量铺设单车的小鸣单车同样陷入押金难退的困境之中,由于在一线城市受到ofo及摩拜挤压,小鸣单车决定转战四五线城市,但押金难退问题至今尚未解决

而之前一直宣称最好骑的共享单车小蓝单车同样面临用户押金难退的问题饶有趣味的是,上周有媒体爆料称永安行拟收购小蓝单车,先期已打款1000万元至小蓝单车账户以解其燃眉之急,小蓝单车方面否认该传言

如此看来,对于永安行而言,一直专注于三四线城市的哈罗单车无疑是第二梯队共享单车中合并的最佳选择

但对于共占据市场份额约95%的头部玩家ofo及摩拜而言,第二梯队玩家合并所能造成的影响并不大近日,ofo联合创始人杨品杰曾对外透露,公司拟进行新一轮融资,金额可能超过10亿美元而摩拜则开始讲起了网约车的新故事

记者 | 薛星星

编辑:赵力 王晓琳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上一篇:贵州构建生态家禽产业带 66个贫困县全覆盖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最新图文